金色的阳光,温文尔雅(转载)

  

金色的阳光,温文尔雅(转载)
  娇小嫩白的茉莉花,如婴儿的拳头般可爱地开着,暖风吹抚,使它微微摇晃,远处,一位白衣飘飘的女子正在花丛中迎风走来,有的茉莉花,开得若汉宫中的赵飞燕,似在绿色的“手掌”上轻盈起舞;有的开得像周迅扮演的林微因,娴静,温文尔雅;有的开得像金粉世家里的董洁,清纯而浪漫。
  遇见你,就是遇见最美的时光。我不知,我竟能遇见你这样一位绝世的女子。轻轻拔开春天的雾霭,我看清了你的面容,自然而纯真;我看清了你的双眼,清澈而愉悦;我看清了你的头发,乌黑而细长;我看清了你的笑容,淡然而甜美。

静静的,我能这样看着你,是我的幸福。不去打扰你,而是静静的欣赏,默默的对着你的背影微笑,悄悄的听着你纤细而动情的声音,我的人醉了,我的心醉了,我的魂醉了。

时光是一怀酒,当你醉了,便醉倒在最美的一瞬。时光迷人,当你守住倾城的时光,便守住了心中倾城的她。时光是一道永恒的风景线,她站在风景里,风景就成了最芬芳馥郁的花朵。

时光飞逝,飞到了初夏时的茉莉时光。年轻的心飞扬,醉在满山的茉莉花丛中。娇小嫩白的茉莉花,如婴儿的拳头般可爱地开着,暖风吹抚,使它微微摇晃。有的茉莉花,开得若汉宫中的赵飞燕,似在绿色的“手掌”上轻盈起舞;有的开得像周迅扮演的林微因,娴静,温文尔雅;有的开得像金粉世家里的董洁,清纯而浪漫。

金色的阳光,大片大片洒向整个丛林,空气里溢满了温暖迷人的气息。远处,一位白衣飘飘的女子正在花丛中迎风走来。阳光下,她像一位降落人间的天使,阳光是她的翅膀,白色衣裙是她的仙衣,她白色的肌肤有着不染尘埃的光泽。当她越来越靠近我的时候,我才看清她的面容:茉莉花一般洁白通透的肌肤,茉莉花一般清纯可爱的笑容,葡萄般的眼睛,水灵灵的闪着,洁白的脸颊,透着牡丹花一样的红润。

若那次,她是春风里一朵紫色的芍药,有着倾国倾城的美貌,让我一见难忘,那么这一次,她就是从天上飘下的仙女,有着雾一般的神秘感。这次,我一定不会再让时光流走,让一段美丽的相遇成为只能对视的平行线。我的心急速的跳着,我的眼睛,几乎不敢直视她。她越走越近,她的美丽、神秘、可爱、浪漫、圣洁,让我不知所措。
遇见你,就是遇见最美的时光。我不知,我竟能遇见你这样一位绝世的女子。轻轻拔开春天的雾霭,我看清了你的面容,自然而纯真;我看清了你的双眼,清澈而愉悦;我看清了你的头发,乌黑而细长;我看清了你的笑容,淡然而甜美。

静静的,我能这样看着你,是我的幸福。不去打扰你,而是静静的欣赏,默默的对着你的背影微笑,悄悄的听着你纤细而动情的声音,我的人醉了,我的心醉了,我的魂醉了。

时光是一怀酒,当你醉了,便醉倒在最美的一瞬。时光迷人,当你守住倾城的时光,便守住了心中倾城的她  。时光是一道永恒的风景线,她站在风景里,风景就成了最芬芳馥郁的花朵。

时光飞逝,飞到了初夏时的茉莉时光。年轻的心飞扬,醉在满山的茉莉花丛中。娇小嫩白的茉莉花,如婴儿的拳头般可爱地开着,暖风吹抚,使它微微摇晃。有的茉莉花,开得若汉宫中的赵飞燕,似在绿色的“手掌”上轻盈起舞;有的开得像周迅扮演的林微因,娴静,温文尔雅;有的开得像金粉世家里的董洁,清纯而浪漫。

金色的阳光,大片大片洒向整个丛林,空气里溢满了温暖迷人的气息。远处,一位白衣飘飘的女子正在花丛中迎风走来。阳光下,她像一位降落人间的天使,阳光是她的翅膀,白色衣裙是她的仙衣,她白色的肌肤有着不染尘埃的光泽。当她越来越靠近我的时候,我才看清她的面容:茉莉花一般洁白通透的肌肤,茉莉花一般清纯可爱的笑容,葡萄般的眼睛,水灵灵的闪着,洁白的脸颊,透着牡丹花一样的红润。

若那次,她是春风里一朵紫色的芍药,有着倾国倾城的美貌,让我一见难忘,那么这一次,她就是从天上飘下的仙女,有着雾一般的神秘感。这次,我一定不会再让时光流走,让一段美丽的相遇成为只能对视的平行线。我的心急速的跳着,我的眼睛,几乎不敢直视她。她越走越近,她的美丽、神秘、可爱、浪漫、圣洁,让我不知所措。
  轻轻拔开春天的雾霭,我看清了你的面容,自然而纯真;我看清了你的双眼,清澈而愉悦;我看清了你的头发,乌黑而细长;我看清了你的笑容,淡然而甜美,阳光下,她像一位降落人间的天使,阳光是她的翅膀,白色衣裙是她的仙衣,她白色的肌肤有着不染尘埃的光泽,时光迷人,当你守住倾城的时光,便守住了心中倾城的她,当她越来越靠近我的时候,我才看清她的面容:茉莉花一般洁白通透的肌肤,茉莉花一般清纯可爱的笑容,葡萄般的眼睛,水灵灵的闪着,洁白的脸颊,透着牡丹花一样的红润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